当前位置:首页 > HR社区 > 人力管理 > 正文
世界杯的人力资本游戏
作者: 时间:2014-7-11 阅读:

    世界杯因为同一国籍的限制,使资本的力量无法实现人力资源的最优化配置,难以像穆里尼奥在俱乐部里利用资本在全世界范围内选材,从而构建自己的胜利十一人,这使得世界杯参赛球队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致命短板。食品招聘网

 
  然而,如果参赛国家在国籍制度上“放宽”,那将尽量扩大选材上的全球化程度——比如进入决赛的德国队已经不能叫“日耳曼战车”,更像是一支联合国[微博]部队,因为厄齐儿是土耳其人、克洛泽、波多尔斯基是波兰人、博阿滕是加纳人、赫迪拉是突尼斯人。
 
  作为德国在决赛的对手,阿根廷则是双国籍成风,梅西、阿奎罗、萨巴莱塔、帕拉西奥、加雷都有西班牙国籍;伊瓜因有法国国籍;马斯切拉诺、安杜哈尔、罗梅罗、坎帕尼亚罗、德米凯利斯、加戈、拉维奇都有意大利国籍,扮演着为欧洲职业足球输送人力资源“原产地”的阿根廷以打造双国籍的模式来躲避欧洲人力资源壁垒,从而实现人力资源的长期稳定输出。
 
  也就是说,尽管德国与阿根廷都在形式上实现了多国籍混战的局面,但德国是“按需定制”。德国作为职业足球体系的金字塔顶端,以此为平台来吸纳来自各方的足球精英,可以在最大限度弥补球队存在的短板,在阵容上趋近于俱乐部的配置,这是因为在资本包装下的职业足球是世界杯人力资源的基石。世界杯是四年才举行一次的以国家和地区为单位的足球赛事,在资本全球化冲击下以难以承担战术革新的重任,此重任已经被职业俱乐部为主体的联赛所“篡夺”,其主教练勒夫可以轻松复制海因克斯时代与瓜迪奥拉时代的拜仁慕尼黑战术,即切换快速高效反击与重视控球渗透的两套战术并行。
 
 
  阿根廷则是典型的人力资源“回流”,即输送的人力资源经过终端市场的锤炼成长来为国出征,其人力资源的输送目标并不是为阿根廷国家队战术配置所打造,而是为了以欧洲俱乐部所下的订单来提供产品,这就直接导致了阿根廷在中前场的球星过分拥挤,而后场缺乏明星球员压阵,其主教练萨维利亚在为围绕梅西来复制巴塞罗那的战术时却发现自己手头上并没有哈维与伊涅斯塔这对西班牙的中场组合来为梅西传球,这就直接导致梅西在世界杯上即要负责摧城拔寨,又要兼顾组织进攻,在历经多场比赛磨砺后才形成一套围绕梅西的防守反击战术。
 
  尽管德国与阿根廷都是足球世界中的传统豪强,但在资本冲击下已经形成了终端市场与原料产地的角色定位,终端市场如果青睐阿根廷的后卫,那么将直接导致阿根廷在培养球员时会更加倾向于对防守球员的投入,反之如果喜欢阿根廷的攻击球员,那么阿根廷也会相应的诞生出更多类似于梅西的天才进攻球员。
 
分享到:
来源: | 关闭